邓州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提高了综合生产能力粮食就安全了吗1

发布时间:2019-11-25 09:58:03 编辑:笔名

提高了综合生产能力,粮食就安全了吗?(1)

1 2 3 下一页  中国政府始终把解决好十几亿人口吃饭问题作为治国安邦的头等大事。保护和提高粮食综合生产能力,促进粮食稳定增产,关系全局,意义重大。

所谓粮食综合生产能力,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一定时期内,由当时的资源状况和经济、技术条件所决定的,各种生产要素综合投入所形成的,可以相对稳定实现一定产量的粮食产出能力,主要包括资源保障、物质装备、科技支撑、抗御风险和政策支持等方面的能力。各种要素对粮食生产能力的形成既相互促进,又相互制约,每个要素在粮食综合生产能力建设中都不可或缺,起着独特作用。

提高了综合生产能力,粮食安全问题并不一定能解决

如果没有综合生产能力,粮食一定不安全,但是,如果不处理好以下几个重大问题,即使有了综合生产能力,粮食也不一定安全。

(一)从全球化视角看,如果不能有效把握粮食产前和产后的主动权,我国有可能陷入生产粮食左右不行的困局。

1.审视国际跨国企业的中国大豆攻略。当前,我国大豆的高度进口依赖和产业结构的外资高度垄断,让我国在加入WTO后输掉了农产品竞争的第一仗。

首先,控制着国际谷物80%的市场份额的ABCD四大粮商(ADM:Archer Daniels Midland;邦吉:Bunge;嘉吉:Cargill;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致力于在我国各地建立油厂,他们通过在南美国家发放生物贷款、修建铁路港口等形式,控制当地绝大多数大豆生产,加之政府给予高额的补贴,将大豆低廉地输入我国,迅速占领市场份额;第二步,国内大豆加工企业在竞争中经营困难,这些跨国公司再通过收购和并购的方式,进一步控制国内大豆加工市场;第三步,由于跨国公司控制了大豆产业链中间的加工企业,也就拥有了选择大豆进货渠道的权利,从而控制了大豆产业的上游——种植业。这时,一个左右为难的“大豆困局”最终形成:国内豆农如果继续生产大豆,由于生产成本高于进口大豆的到岸价,且质量不如进口大豆,加工企业不愿购买国产大豆,“卖难”问题无法解决;一旦国内豆农不生产大豆,跨国公司由于拥有大豆产品定价权,便迅速哄抬大豆和豆油价格,豆类产品的国内消费将会付出高昂代价。

2.“大豆困境”再现掌握粮食产业链的主动权非常重要。这个左右为难的困局揭示了农产品产前与产后的主动权问题。事实上,我国作为大豆的原产国,大豆的综合生产能力是存在的。但是,与洋大豆相比,竞争劣势明显:一是我国大豆经营规模小、生产成本高;二是生产品种虽多,商品大豆质量一直很差;三是品种选育与生产技术落后,科技支撑力弱。但我们也有非转基因的优势,受到消费者喜欢。然而,由于收购和加工大豆的企业为跨国公司所掌控,非转基因的优势根本不能发挥。由此可见,跨国粮商对我国大豆的掌控,是从收购和加工端布局的。由于我们对涉粮企业的外资进入,缺乏统筹和防范,中国70%优质加工厂是外资企业,80%大豆压榨能力为外资控制,最终导致失去市场的定价权和产业链的主动权,使我们一步一步陷入困局。

3.警惕“大豆困局”在其他粮食作物上重演。表面看来,“大豆困局”只是市场经济运作和垄断公司追逐超额利润的结果,实际上,却是一国超长时间战略布局的结果。大豆可以这样操纵,其他粮食市场又何尝不可?值得注意的是,四大跨国公司不止控制了国际90%的大豆市场,也操控着国际80%的谷物市场。这些粮食跨国公司,通过与农业投入品跨国公司结成战略联盟,控制了从基因到超市货架的整个食物体系,形成对食物链极具竞争力和控制力的庞大“帝国”。

这些跨国集团,在控制我国大豆产业后,加速进入其他粮食的加工、收储领域,谋划新布局。与此同时,先锋、杜邦、孟山都等种子企业,也已开始进入品种选育的科研合作,兴办独资和合资种子企业,进行种子企业并购。如果这些布局形成一定规模,我们不仅粮食的后端——收购与加工被跨国企业控制,而且粮食生产的前端——种子和投入品也将被跨国企业所控制。如果我们不从大豆困局中寻找出路,大豆悲剧就可能在其他粮食作物,尤其是口粮作物上重演,到那个时候,我们这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国家,该如何解决我们的粮食安全问题?

(二)从阶段性视角看,如果不能实行弹性灵活的进出口和加工转化政策,我国粮食发展难以走出波动困局。

1.近30年我国粮食生产面临“多了多了少了少,少了少了多了多”的波动困局。分析1979-2003年的中国水稻总产数据,可以发现水稻生产经历了较为明显的三次波动:(1)1979-1988年为第一次波动,其中波峰是1984年,波谷是1988年,波谷年较波峰年减产914.7万吨,减幅为5.13%;波动年距是9年,波幅是12.1%。(2) 1989-1994年为第二次波动,其中波峰是1990年,波谷是1994年,波谷年较波峰年减产1339.8万吨,减幅7.08%;波动年距是5年,波幅为10.6%。(3)1995-2003年为第三次波动,其中波峰是1997、1999年,为双波峰,波谷是2003年,波动年距是8年,波幅为14.8%;2003年水稻总产较1997年减少4008.1万吨,减幅为19.97%。

1 2 3 下一页

金融专用设备
家装知识
民生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