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州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丁香】我对柏杨其人其文的点滴感触(作品赏析)

发布时间:2019-09-13 03:01:39 编辑:笔名
柏杨,人文大师,台湾著名作家。原名郭定生、又曾以郭衣洞出版小说全集。因柏树有鳞鳞的叶子,龟裂深褐的皮色,树龄可达千年以上。白杨挺立在深山幽谷中,风来时哗哗地作响,动人心魄,犹如老先生的性格,大概就是以柏杨作为笔名的原由吧?
柏杨老先生从一九五零年,十年小说,十年杂文,十年牢狱,五年专栏,十年史学写作,十年人权,有华人处就有柏杨的作品。老先生狱前著作有杂文集二十本、小说九本、报告文学一本、历史研究丛书三本、诗集一本;狱后著作有杂文集五本、读史札记五本、报道文学一本,甚至在狱中都笔耕不休。坚持完成了《中国人史纲》、中国历代帝王皇后亲王公主世系录》、《中国历史年表》三部书稿。
老先生一九二零年出生在河南开封通许县,毕业于东北大学政治系。解放前夕去了台湾。一九六八年在《中华日报》代班主编(家庭)版,以每周五天的篇幅刊载美国连环漫画《大力水手》时,翻译文中提及小派父子流落到一个丰饶的小岛后“乐不思蜀”,两人要各自竞选”总统“,撰写竞选总统文稿时,老先生将“伙伴们”翻译成“全国军民同胞们”遭到国民党情治单位曲解,认为是暗讽蒋介石父子,将其定罪下狱。又,柏杨老先生以笔名邓克保在《自立晚报》发表文学作品《异域》,触怒了军方,判处死刑。一九七五年,因蒋介石去世,减刑三分之一,为八年徒刑,共被囚禁九年二十六天。出狱后,台湾当局勒令他约法三章,不许提往事;不许旧调重弹;不许暴露台湾社会黑暗。
柏杨老先生身陷囹圄那么长时间,身心受到严重摧残,身体每况愈下。但他的意志并不消沉,出狱后,仍然非常关心台湾政局,每天阅读大量的报纸、书刊。对台湾当局及其幕僚连续发生贪污、滥权之事深恶痛绝。那个时期,马英九曾经看望过他,老先生语重心长地强调,希望马身边有“魏征”型的人物。马当时保证,将来当上“总统”后,一定提醒自己不要变丑。简短的谈话,生活上没有任何要求,关注的仍是国家前途命运,多么难能可贵!一介文人,中下层人士,品格如此高尚,风范如此卓越,试问:那些落马的、还未曾落马的脏官有这样的胸怀吗?
我有幸拜读了柏杨老先生的杂文选,感受颇深。他老人家对社会众生的洞悉,让我惊诧,让我感动。柏杨老先生曾经在《猛撞酱缸集》中这样说:“自私心人皆有之,不但未可厚非,而且它是促进社会的原动力。但这种自私心一旦超过某种限度,成了臭屎球,就只好抬到了太平间门口,等着断气。呜呼,一个计划也好,一个办法也好,一个会议也好,一个决策也好,甚至一件官司也好,参与某事的家伙第一个念头就是,‘俺可以在里面有多少好处?’那就是说,俺可以弄多少钱?享多少权?少负多少责任?一字一句,一举一动,都在这上兜圈圈,上也如此,下也如此,你如此,我也如此,大家抱着屎臭球死也不放。”想想我们身边的贪官、赃官,哪一位不是如此?大到城市规划,建设;小到学校厨师的聘用,某机关走廊的美化,布告招标,谁肥我的腰包,给谁做,哪一位好处费多,给哪一位做,结果呢?导致新建的桥梁断裂,轿车、货车,行人统统掉入江中。学生大批食品中毒等等。乃至,我居住的小区,水管配件厚不过一个硬币,气温零下七八度就不能耐寒,整块整块脱落,导致整个小区遭受水灾,苦不聊生。桩桩件件铁的事实,不就是某些社会蛀虫饱肥私囊,无视国法,无视民生丑恶行径的真实写照吗?
柏杨老先生的杂文具有特殊的风格。用柏杨自己的话说即:“用最不严肃的方式,表达最严肃的思想。”他那支讽喻时政、辛辣痛快的笔,震撼了台湾统治当局;震撼了那些贪污腐化的幕僚;嘲讽了被柏杨老先生称之为武力国家机器的“三作牌”(老先生给警察取的绰号);
他在《猛撞酱缸集》中写到:起敬起畏的哲学
以权势崇拜为基石的五千年传统文化,使人与人之间,只有「起敬起畏」的感情,而很少「爱」的感情。写到这里,准有人嚎曰:「我们有『仁』呀!」提到「仁」,话就得分两方面说,一方面是,有「仁」固然有「仁」,但也只是书上有「仁」,行为上「仁」的成份实在稀薄,所以我们动不动就拉出来亮相的「仁」,只能在书上找,很难在行为上找。另一方面,「仁」似乎并不是「爱」,「爱」也似乎并不是「仁」,「仁」是当权派对小民的一种怜恤和同情,乃施舍的焉,赐予的焉,表示慷慨大度的焉,幼稚园教习对小孩子的焉。事实上是,人与人之间充满了「恭敬」和「恐惧」。有些是由敬生惧,像孩子对父亲。有些是由惧生敬,像娼妓对嫖客,像大臣对皇帝,像小民对官吏,像囚犯对狱吏。君不见朱全忠先生当了皇帝后大宴群臣的节目乎,他哥哥朱昱先生骂曰:「老三,你这样造反,不怕灭族呀?」弄得不欢而散,史书上立刻称赞他哥哥是大大的忠臣,其实他哥哥只是恐惧「灭族」而已。正史上这种节目多的是,任何一件事情,如果剔除了恐惧的成份,剩下的感情,就不堪闻问矣。《红楼梦》上,贾宝玉先生对林黛玉女士曰:「我心里除了俺祖母、俺爹、俺娘外,就只有妳啦。」我老人家一直疑心这话的真实性,说贾宝玉先生爱他的祖母,爱他的娘,一点不假,如果说他也爱他爹,恐怕问题重重。全书中就是用显微镜找,恐怕都找不出一星点爱老爹的迹象,而全是恐惧。一听爸爸叫他,就如同五雷轰顶,一个孩子对父亲竟是这种感情,在潜意识里,他恐怕巴不得老头早死。
起畏的哲学使皇帝和臣民之间,官吏与小民之间的距离,一天一天拉大,皇帝的尊严真要:「升到三十三天堂,为玉皇大帝盖瓦。」臣民的自卑,也真要:「死至十八层地狱,替阎王老爷挖煤。」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的,也是中国必然要倒楣的一种气质。”批判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他手持矛槊,在嬉笑怒骂中,对社会、对人、尤其对中国人,关怀、可怜、可悯、厌恶挥洒自如。
柏杨老先生在《不悟集》中这样说:缺少敢讲敢想的灵性
不知道哪个家伙,大概是被称为周公的姬旦先生吧,竟发明了宦官这门学问。男人虽是男人,生殖器却是割掉了的,该一类朋友,有男人的用场,而没有男人的危险,真是绝大的贡献。故当皇帝的一直乐此不疲,为中国五千年优秀的传统文化之一。呜呼,「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我想活生生把男人的生殖器割掉,恐怕不算是仁,也不算是义。可是这种割掉生殖器的宫廷制度,五千年来,包括所谓圣人朱熹先生和王阳明先生在内,却没有一个人觉得它不对劲,真是怪哉怪哉。以中国圣人之多,道貌岸然之众,又专门喜欢责人无已时,而对皇帝割人的生殖器,竟视若无睹,教人大惑不解。我想不外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虽然有人觉得不对劲,但因该事和皇帝的绿帽有关,便不得不自动自发,闭口无言。如果皇帝听了他的建议,废除宦官,找一批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代他看守美女如云,恐怕绿帽缤纷,杀气四起,届时真的服巴拉松了断。历史上任何一个吃冷猪肉的朋友,虽名震天下,可是遇到皇帝割生殖器,就只好假装没看见。
第二个原因是,五千年来,君焉臣焉,贤焉圣焉,都在浑浑噩噩混日子,可能根本没有一个人想到活生生割掉生殖器是不道德的。中国文化中缺少的似乎就是这种敢想敢讲的灵性。皇帝有权杀人,他就是「是」,不要说割掉几个男人生殖器没啥了不起,就是杀掉千人万人的脑袋,也理所当然。积威之下,人味全失,而奴性入骨,只要你给我官做,你干啥我都赞成。”从深层揭露批判了社会与人的两面性本质。入木三分,尤其是《酱缸》、《血泪的反抗》、《新马港之行我见我闻我思我写之一、二、三、……》、《丑陋的中国人》,夺人眼球,引人入胜,令人深思。从深层次挖掘、刻画了人的两面性、刻画了人的贪婪、自私。淋漓尽致,放之四海、放之历代都可谓形象、逼真。其深厚的忧国忧民的情操引人共鸣。
面对蒋介石国民党统治下的黑暗社会,柏杨老先生曾这样说:“表面上看起来平静的像一个没有涟漪的湖面,其实湖面下,恶浪滚滚,漩涡翻腾,我有相当数量的读者,也有读者带给我的物质生活的水准,和精神层面的鼓舞,每一篇文章再《自立晚报》刊登,对无所不在的国民党特务而言,几乎都是一记强有力的震撼。”可见他老人家对黑暗势力的憎恨,对光明的新生活环境的渴望,柏杨老先生的文笔是犀利辛辣的,审时度势的观点是正确的。
柏杨老先生在《丑陋的中国人》中说道:“一个中国人是条龙,三个中国人是一条虫。”中国有句谚语不是说:“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吗?是不是有同样的道理呢?深刻地反映了中国人的心胸狭隘之处。是啊!中国的国球(乒乓球)个人发挥特棒,连续近几十年名列世界首位。而中国人的足球,篮球团体运动,却糟糕到令人发指。自古以来,中国人民传承着吃苦耐劳、隐忍、勤俭、节约、勤奋,等等优良品质。往往在合作方面,这些传统的优良品质就会逊色很多。固然与体质有关,与素质有关。但,柏杨老先生的言外之音,也指出了“中国人个人意识太强,合作意识太差,在集体中容易偷懒、犯靠,勾心斗角,太顾及自己的利益,小肚鸡肠的自私心理。这是毫无疑问的。
柏杨老先生在《猛撞酱缸集》里说道:“民主政治的精义是「我不例外」,大家都不准闯红灯,我自己也不闯。大家都不准随地吐痰,我自己就不吐一口。人人赞成法制,我就不要求特权。既然建立了制度,我就不破坏它。可是这玩艺一到了中国,就成了「只我例外」,我反对闯红灯,只是反对别人闯,我自己却可以闯那么一闯。我反对随地吐痰,只是反对别人吐,我自己却可以想怎么吐就怎么吐。我赞成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但我自己却不能跟别人平等。我赞成建立制度,但只希望你们遵守制度,我自己聪明才智要高明得多,不能受那种拘束。盖我阁下如果不能例外,岂不有失面子,活着还有啥劲?”有些人看到后很不爽,尤其是那些“只我例外”的人,更是大骂:”偏激!“难道不是吗?习主席大刀阔斧的反腐倡廉,揪出贪污腐化高官多少?这里不列举,想见大家都知道。我曾经的一个上司,由教师到教育局长又升为副县长。在台上讲反腐倡廉,铮铮有词,慷慨激昂,迎来长时间雷鸣般的掌声。结果,在反腐倡廉一开始,就蹲了大狱,搜出搜刮民财几百万。不正是别人廉政,唯我例外吗?一个副县长如此,那些靠买官升上去的更高级的贪官,哪个不脏?
柏杨先生在二OO八年因肺炎逝世,享年八十九岁。他的杂文生涯就此告终。作为他作品的拜读者,心里很难受。他批判中国人的两面性;哀叹中国人但求无过,明哲保身的奴性性格;讽刺那些事不关己,漠视他人痛楚,不敢讲真话的正人君子;把真字当成直八,两眼全辖,浑浑噩噩,饱禄终生的家伙。甚至,把台湾情治单位对他故意的曲解和坚决的误会解释为“文字狱”。以封住讨厌的迫害、曲解、异议、批评他的人的嘴。等等,等等。彰显了柏杨老先生的刚直不阿,是一个敢于讲真话,敢于剖析社会不良弊端,直指矛盾的人,更是一个社会底层的代言人。
我喜欢柏杨的作品,喜欢他老人家的笔锋!决然继续做他老人家的拜读者,以窥全貌。

共 42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知道柏杨这个人还是从知道《丑陋的中国人》开始的,当时深为老先生犀利的笔锋,敢于针砭时弊的做派,清醒的头脑,敏锐的洞察力、忧国忧民的情怀感动和感染。作者这篇赏析,对柏杨先生的生平进行了简要概括,对他的作品进行了认真解读,在帮助我们进一步了解老先生人的同时,加深了对他作品的理解。作者很是欣赏柏杨先生的文风和人品,这从她的文字中既可看出,而作者的文字同样透着先生的这种风格,有着先生的影子。这篇赏析文字很见功底,语言流畅,分析到位,观点准确,推荐阅读。问好作者![丁香编辑:指尖的阳光]
1 楼 文友: 2016-02-0 20: 9: 4 谢谢编辑指尖的阳光老师认真细致的赏读!谢谢您精彩到位的评论!雅香学习了!问好您,预祝春节愉快,吉祥如意!小儿脾胃虚弱的症状
宝宝一只眼睛眼屎多
孩子咽喉肿痛
小孩上火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