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州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江南擂台】同期PK之鬼录

发布时间:2019-09-13 05:31:56 编辑:笔名
【小说】《鬼魇》
李有财是李家镇最大的饭庄——进财饭庄的老板,拥有雄厚的底子。进财饭庄已经红火十六年了,当初是由李有财跟他的哥哥李有权集资创建的。但是在饭庄刚营业不久后的一次爬山旅游中,李有权不幸失足坠崖,尸骨无存,李有权为此痛苦了好几天。
第二年,李有财结了婚,不到一个月妻子怀了孕。在怀胎九月的时候,他在玉泉观为他即将诞生的儿子算了一命,但玉泉观的红尘道人告诉他,他的儿子受了诅咒活不过十五岁。随后他为了儿子能够洪福齐天,在红尘道人的劝告下,每年向玉泉观进奉全年资产的三成。
第十四年,眼看着又要向玉泉观进奉钱财,李有财思忖道:“这钱应该再交下去吗?有可能红尘老道因为玉泉观香火不旺在骗我钱财。”想到此,他觉得很有可能,因此断了对玉泉观的供奉。
第十五年,李有财站在院子里,看着亭子里坐着练字的儿子李小宝,他慈爱地笑了笑,走过去对儿子说:“儿子,过两日就是你生日,我要给你好好办一次,要大请邻里邻居。”李小宝停下手中笔,抬头疑惑地看着父亲,说:“往年不都是小打小闹吗?”李有财摸了摸他的头,叹了口气说:“今年不一样。”
晚上的时候,李有财看着天空的星月,那一抹抹冰清的冷光,照耀在李有财全身上下使得他一阵颤抖。他打了个喷嚏,自叹道:“唉,但愿一切平安!”
睡梦中,李有财突然吓得惊起来,大叫一声。妻子问:“怎么了。”
“血,我看到了血。”李有财擦擦喊道。
“做噩梦了吧。没事的,睡吧!”妻子安慰道。
两天后,李有财在自家饭庄宴请宾客,大家都客气地对站在饭庄门口迎宾的李有财拱手说:“恭贺小少爷生辰啊!”
“呵呵,里面请,好好喝喝!”李有财忙还礼。
宴会上,李有财让李小宝一一敬酒,大家都笑着点头称赞说:“这娃儿聪明听话、必会有好福气啊。”
李有财听了,哈哈大笑说:“那是那是……”
宴会散了以后,李有财提早打了烊,跟家人回到家中。他对李小宝说:“儿子,今晚美美地做一梦吧,快去睡。”
在半夜的时候,一声惨叫在李小宝的房中响起,惊醒了李家已经熟睡了的人。李有财和妻子穿着睡衣推开房门,急匆匆地朝儿子的房间跑去。但是他们推开门的时候,房间里面黑漆漆的。李有财的老婆早哭开了,朝着床跑去。可是由于脚底不稳,滑到了。李有财扶起妻子,又叫下人点了灯,房间里瞬间亮堂了起来。李小宝的床被被子覆盖着,床底还放着他的鞋子。
李有财的妻子在屋子里亮起的时候,就冲到了床边,一把揭开了被子。揭开被子后,她的脸色一下子变青,整个人昏死了过去。
李有财赶紧上前扶住妻子,顺便朝床上望了一眼。这一望,他也差点昏了过去——被子底下仅有一颗人头、一颗对着他们发笑的人头。而这人头,正是李小宝。
李小宝死了,李家人对外声称说,儿子白天受了风寒,引发了多年的旧疾而离去了。他们为儿子举行了隆重的葬礼,邀请了镇上的一些名流来参加。人们想着昨日宴会上那个活泼可爱的孩子现在已魂归九泉,不禁个个潸然泪下。
……
儿子埋葬了以后,李有财的妻子神经仍然恍惚。醒来了几次,但每次想起儿子那笑着的头颅,她又昏厥了过去。
李有财这次怕了,他真的信了,于是他立马动身去玉泉观找红尘道人。红尘道人接见了他,对他说:“你曾记得十六年前你做了什么吗?”
说到十六年前,李有财身体猛地一阵颤抖。
“冤死之人的怨气已寻来,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红尘道人缓缓地说:“让你每年送来的钱财,我观中从无动用一分,而这些钱都投入那口井中,来平息你哥哥的怨气。”
红尘道人说到这儿,李有财吓得上下牙都在打架。
十六年前。李家的饭庄刚刚起步就赚了钱,但到年末算账时,李家兄弟因为分配不公而大打出手,最后李有财一怒之下掐死了自己的哥哥李有权,并将他的尸体抛进了郊区农家的一口废弃的水井里。此后,李家饭庄被李有财一人霸占,独揽全财,并且结了婚,生了子。
“而今年你却心有不坚,认定我观中贪你钱财,这才导致了怨气的再生啊。”红尘道人接着说。
“道长,你要救救我家啊。”李有财跪倒在地,涕泪横流地说。
“你先给你哥哥上柱香,请求一下他的原谅。明晚是十五,我会来做法的。”红尘道人说完以后,送走了李有财。
李有财回家备了钱财、鸡鸭鱼肉及香案,开始出门去拜祭李有权的灵魂。
郊区农家。一口废井是水泥雕砌的,但是却早已破裂斑驳,缝隙里面长满了杂草。周围的老松树,衬在废井的四周,显得幽深而阴森。
李有财穿着长褂,身体微颤着拿着贡品,朝着废井走来。当他看到那口废井时,脸色瞬间煞白,似乎回到了十六年前那个杀人抛尸的夜晚。而此时,夜色也淡了下来。李有财心中默默地念叨“阿弥陀佛”,一步一挪地朝前跨去。眼前的那口井,就像是索命刀一样,时时剜挖着他的心。
他跪倒在井口,一边将钱财鸡鸭丢进井里,一边哭喊着说:“哥哥,你已经杀了我儿子,就放了我家其他人吧。还有每年我给你五成的,给你五成的钱,我再也不敢亏你的钱了。”
呼呼——
一阵阴风从井里出来像是无形的游蛇朝着李有财的脖子转了一圈,随即消失了。李有财惊吓得连哭都哭不出来,但是他却明显地感觉得到,裤裆里已是湿漉漉的一大片。
“嘎嘎,哈哈!”阴声响起,李有财觉得脑袋像是被人敲了一棒子,疼痛欲裂。他吓得丢掉手中的香案,站起来撒丫子就跑,边跑边道:“啊,不要!”
家里仆人看着脸色阴沉,像是大病一场的李有财,吓得都不敢说话。他的妻子问道:“怎么样了?”
“是我的、我的哥哥报仇来了啊。”李有财惊魂未定,结结巴巴地说。
“什么?”妻子听后,惊得一口气喘不上来,又昏倒了。
十五晚上,红尘道人来到李家开始做法。他对着空中的一团雾气说:“你放过他们吧,他们已经死了儿子,被你害得很惨了。”
“很惨?”雾气中出现两个血红的字,又接着出现了一长串:“那我不惨吗?不应该报仇吗?”
“如果你还执迷不悟,休怪老道手下无情。”红尘道人冷声说。
“那我连你一起杀。”雾气中的血字散去后,化成一条雾带,朝红尘道人袭来。红尘道人手持降妖剑,挑起符咒,右手食指一挥,符燃,刺向了雾带。
雾带受到重创后,迅速消失在了天边。
“道长,他再回来吗?”李有财兢兢战战地问。
“若他有情,尔等无畏;若他无情,尔等无幸。”红尘道人一句道完,拂袖而去。
第二天晚上,李有财的妻子依旧哭哭啼啼的。李有财深知妻子对儿子思念过重,于是亲自下厨为妻子熬了一碗鸡汤。
他端着鸡汤走进屋子,看见妻子盖着被子侧身睡着,说:“起来喝点儿吧。”但是妻子却不见反应,他以为妻子还在思念儿子、无心下食,于是走过去揭开被子打算拉她起来吃点儿。但是刚一拉被子,妻子的头却被被子卷在了地上。妻子的头正对自己笑着,这笑容阴森的让人头皮发颤。
“啊——”他转身疾跑,不小心打翻了桌子,鸡汤洒了一地。但就在他跑出门时,突然撞在一个人身上。来人被他撞翻了,发出“哎呦”的痛苦声,而这被撞翻之人正是他的妻子。李有财吓得跌坐在地,说:“你……你是人是鬼?”
妻子脸色茫然地问:“你怎么了?刚刚我出去上了个厕所,回来你怎么就成……成这个样子了。”
“那刚刚在屋里的是……”他话刚说了一半,忽然感到脑门上一股寒气。
“啊——”妻子不知看到了什么,晕死了。
李有财冷汗直流,颤栗着转头望去,只见在自己的身后,一颗人头正漂浮在空中。而这颗人头,又将他的思绪带到了十六年前。
这颗人头阴笑着化成一条雾带,朝李有财扑了过来,围着他的脖子转了一圈。
李有财只觉得脖颈生凉……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李有财睁开眼睛,他只觉得双眼麻痛。他伸手揉了揉,努力睁大了眼睛,但是周围一片漆黑。他微微颤颤地站起来,惊恐地自道:“这是哪儿?”
话刚说完,黑暗中突然亮起一道篝火。火光闪现,俨然是座深井。
李有财无力地摔倒在地,一屁股压碎了井底的一具骨骼。


【五段子】

壹【重重迷幻】

他一直喜欢着小雨,然而他却从来没有跟小雨说过一句话,主要原因是自卑。每当看到小雨与其他男生在一起,他会嫉妒,会伤心。
这天放学后,天色阴霾,校园里面人几乎都走光了。他由于值日,所以回得迟了。当他从楼梯上下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小雨与两个男生从正门进来了。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自顾自地走。
他抿了抿嘴,想上前搭话,可是最后胆小让他失去了信心。他正要离开,小雨突然说:“李元,你怎么遇见我不说话啊?”她的眼睛很纯很亮。
我嗫嚅了半天,也没有挤出一句话。
她笑了笑,说:“你先等等,我取了书包,我们一起去吃饭。”
那两个男生朝他瞪了一眼,其中一个威胁说:“你离小雨远一点,他是我们的。”
小雨下来了,那两个男生依旧围绕在她左右,像两个忠实的保镖一样,紧紧地跟着她,寸步不离。但小雨却始终没有跟他们说话。
到了餐馆,四个人坐了下来。不一会儿,服务员拿来了碗筷,但奇怪的是她只给他和小雨摆了一副。
当服务员走后,他不禁纳闷地对小雨说:“怎么就两副碗筷啊。”
小雨扑哧一下笑出来,说:“就我们两人,你还想要多少?”
他惊讶了,颤抖着看着那两个男生,他们正盯着他微笑着。虽说他们很帅气,但是那笑容却实属鬼魅非常。
他想跑。
其中一个站起来摁住了他的肩膀,告诉他如果敢跑,就让他立马死在这儿。
他闭着眼,脸色苍白,尽量不去看他们,使自己保持镇静。然而,冷汗还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李元。”小雨的一声惊呼,吓得他打翻了桌上的汤。这时候,那两个男生已经消失不见了。
小雨疑惑地看着他,询问他怎么了。他咽了口吐沫,艰难地笑笑,说肚子有些疼,喝些热汤就好了。
他哆嗦嗦嗦地端起汤,喝了一口,
吃了一半的时候,门口探进来了一个头。是他们班的同学:“嗨,李元,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吃饭啊?”
他一听,慢慢恢复红润的脸一下子变白,像死人一样。那同学一见,刹那间觉得不对劲,转身就跑了。
他的冷汗浸湿了全身,看着对面盯着自己的端庄娴雅,美丽大方的小雨,忽然间觉得那么可怕。
这时,服务员又进来了。不过刚一进来,她就破口大骂:“小兔崽子,吃完了饭怎么都跑了。”


贰【冤死鬼】

“我死得好冤啊。”阴风习习,月黑云闭,一只鬼坐在荒凉的坟堆上边拉屎,边抠鼻子,边哭道。
“啊,哪个王八蛋,在太爷爷头上……拉屎。”坟墓里飞出一只大脚,踹飞了还一脸郁闷的冤死鬼。
冤死鬼飞起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后,倒栽葱掉了下去,头直接 了刚刚的那座坟墓,就好像一根肉肠掉进了狗嘴。
“哇哇哇,你个小鬼,竟在太爷爷头上……吹气。”一脚又踹出,冤死鬼长大了嘴巴,迎着风旋转而飞,口水顺着嘴角留下,被风吹成了一道抛物线。
冤死鬼在空中飞行的时候,心想:我身前命苦,死后还有受罪,简直……简直太岂有此理了。
冤死鬼又旋转一百八十度掉了下去,不过这次他却呲着牙,咧着嘴,大叫说:“看我降龙十八掌不拍烂你的脑壳。”
“嗖嗖嗖——”像个超人,直冲而下,空气发出“噼里啪啦”的炸裂声。
“看我佛山无影脚。”坟墓里伸出了一双穿着草鞋的大脚,等待着冤死鬼的脸贴上去。
“这我岂不吹亏?”冤死鬼不满地道:“看我泰山压顶。”说完,一个孙猴子翻跟头,然后屁股朝着大脚压了下去。
“你还得吃亏。”一个披头散发的老鬼,看着一旁母猪打滚般哀嚎的冤死鬼,笑着说:“太爷爷的脚趾甲不但长,还很锋利的。就你那屁股,还不是让我来戳洞。”
冤死鬼哀嚎过后,鼻涕一把泪一把地爬过来,抱着老鬼的腿欣喜地说:“您老莫不是黄飞鸿黄大侠?”
“不是。”老鬼抠着鼻子,望着月亮,翘着二郎腿摇摇头说。
“那您跟黄飞鸿师傅是否有关系?”冤死鬼说。
“当然有。”老鬼抠着耳朵,望着星星,拔着腿毛点点头说。
“是什么关系?”冤死鬼心想,这老鬼肯定是黄飞鸿的高徒,如果能学得一招半式,在鬼界也不会受欺负了。
“我就是被黄师傅打死的。”老鬼很坦然地说。
……
“小子,你说你死得很冤,不妨你告诉我,我去为你报仇,索取仇家性命。”老鬼一拍骨架子翘起来的胸膛说。
“阴沟里翻了车呢,所以我就挂了。”冤死鬼委屈的撅着嘴说。
“这……”老鬼深吸一口气,缓缓的说:“唉,以后谁再跟我说阴沟里翻船,我就跟他急,阴沟里明明翻车嘛!”

共 6 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同题PK之作,几个鬼怪故事,上演了一场特殊的文字盛宴。《鬼魇》里,李有财贪图钱财,害死长兄,招致怨魂报复。本可平息,却因生性吝啬、多疑而葬送大好机会,致使儿子死于非命,且患难未尽…… 虽说冤魂无情,伤人性命,但人又何尝有情呢?虽是鬼怪故事,却将人性之鄙陋揭露无疑,引人思考。【四个段子】里,故事各异,却皆离奇曲折,引人入胜,读来颇有意外之感。或者,鬼怪故事的魅力便在于此,读得就是一种味道。纵观整篇《鬼录》而言,在小说创作技法的运用上还是比较成熟的,因此而营造出的阅读感也是不错。难能可贵的,自然就是故事所凸显出的积极的立意,这一点很不错。很有意思的几个故事,欣赏了,荐读!——编辑:小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4222 】
1 楼 文友: 201 -04-21 14:15:58 我一般不编文的,编出来的按,就凑合着看哈,小军,,,,,,,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4-21 15:02: 4 没事,呵呵。
2 楼 文友: 201 -04-21 19:58:54 重重迷幻 诡异的只剩下了一个不知是人是鬼的服务员;冤死鬼 果然冤的可以,洗脸盆也能淹死人啊;离婚 咬牙切齿的恨源于刻骨铭心的爱,好人死了也是好鬼;少年 今生亏欠,来世要还的;深夜乘客 载客不宰客,恪尽职守也会遇到以怨报德。嗑瓜子嗑出来个神,神马鬼都有,勇哥有点冤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江湖上混,总是要还的哈。读军的鬼丛,颇有聊斋的意境! 用我虔诚的心灵,触摸圣洁的华夏
 楼 文友: 201 -04-26 02:2 : 7 看到在群里留言,最后一个段落,已经删除。 履泽。小孩不消化吃什么食物
好用又便宜的拉拉裤
幼儿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益气养阴吃什么药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