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州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独步 第1016章 我先滚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6:12 编辑:笔名

独步 第1016章 我先滚

步离舟之前觉得步铮面熟,也是因为步铮和步离夙很像,但如果不是步离夙换男装,或者步铮换女装的话,这个是很难看出来的。

有时候就是这样神奇,男装和女装就是可以改变一个人,并且,他们两人也不是完全一样的,只是说很像而已。

当然这个可能只是人有相似,步铮也不会一定觉得步离夙与自己有着什么关系,但也不能否定这一点。

有线索的话,还是要查一下!

而长相这个事情,一般来说都是和父母有关的,步铮就是完全像他的父亲,也就是说如果说,这步离夙的父亲和她很像的话,步铮就有理由怀疑,这她的父亲是很自己有关系的。

步离夙的父亲,那就是步家的人,那他兄弟,也肯定是步家的人了!

如果这个事情城里的话,为什么不直接怀疑她的父亲,这个理由很简单,因为步铮的父亲还在的话,那最多也就是十七年前才有可能来这个神武天,就算他父亲是步家失散多年的血脉

,也不可能生下步离夙这么大的女儿。

因此,只能是他们的兄弟什么的,并且很有可能早就已经死去的,只是将遗体拿回来安葬,为什么要将遗体拿回,这个理由当然可以有很多,而没有一个确切的依据,步铮想要推测出理由来,那是不可能的。

而这些还都只是推测,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拿到更多的信息,让自己可以先确定这个事情,不要倒是就是自己的一众空想。

“你如果是在羞辱我的话,那你就找错对象了,你以为你刚刚的那一招可以让你在这里横行无忌吗?”步离夙在这个时候冷冷地看着步铮,而她的语气之中,很明显已经透露着一种愤怒。

“没有啊,我没有觉得我可以在这里横行无忌,我也没有觉得刚刚那一招可以让你们所有人都臣服于我的,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步铮很直接地说道,也很诚恳的样子,让人突然觉得,他还是有点点的“孺子可教也”。

“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就给我滚,滚得远远的,我不想看到你的脸,不然的话,我怕我忍不住会动手将你斩杀在我的剑下。”步离夙握着自己手中的宝剑,看着步铮是咬着牙说道。

“这个请恕我不能答应!”步铮在这个时候摇着头说道。

“你真的不怕死吗?”步离夙已经将剑拔出了几分,已经能看到她的剑刃有多么的锋利,寒光凌厉,虽然只是露出几分,却也能让人感到阵阵杀气。

“我当然怕死了,但这个事情我不能答应,我还有事情要做呢,你以后一定会看到我的脸。”步铮很无奈地说道,仿佛这个事情他只是被逼的,真的并不是他想要做,实在是事出无奈而已。

“我不管你有什么事情要做,你要么给我滚开,要么就给我去死!”步离颜看着步铮,那眼神是满是愤怒的。

“好吧,我先滚!”步铮最后竟然没有继续下去,这让远处看着的钟离缨觉得有点神奇,从之前步铮的行为来看,按理说,他一定会继续下去才对啊,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才会这样滚开。

步离夙看着步铮离开,手中拔出了几分的剑,也就完全的回鞘了,而她看着步铮的背影虽然有点不屑,但也有点不解,她到现在都不明白,步铮这到底要做什么事情。

“师弟,你这是怎么了,竟然自动滚开了!”钟离缨对于这个事情十分的好奇,立刻是扔下其他人,跑到步铮身边问道。

“什么啊,没有必要和她闹翻,我这个事情又不是什么大事的,为此闹开了也不好。”步铮随口回道。

“真的吗?”钟离缨问道,她的表情很明显有点不想相信。

“当然是真的,你以为呢?”步铮看了看钟离缨,有点没好气地说道。

事实上,步铮肯定不是真的,他之所以会滚开,那是因为他想到一些事情,首先,如果说这个步离夙与自己像的原因是因为有血缘关系的话,那自己自然就不能和她闹得太僵了,而现在也的确没有必要为了这个事情继续讨论下去,以后发生什么变化再说了。

而如果没有变化的话,他觉得自己也不会出现在步离夙的面前,那滚开就滚开了,也没有什么区别,别人会因为名声而继续,他可不会。

再者还有一点,步铮与步离颜怎么说也是老交情了,也没有必要和步家的这些小辈置气的,要宽容一些。

嗯,没错,他们不过是小辈而已,真的没有必要和他们计较。

“现在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等下安分一点点,在场很多强人,留下一个好印象,以后要是有机会相见的话,还能求人帮忙做事。”钟离缨给于步铮一个小小的忠告。

“没事的,最多用人情来换,我的人情要比他们的大很多。”步铮不在意地说道。

“总会遇到有特殊的情况,到时候你求人的话,那可能就麻烦了。”钟离缨扶着脑袋,似乎有点教不了步铮的感觉。

步铮对于钟离缨的话开始反驳道:“遇到特殊的情况,那要有多特殊,真的有必要为了那一个特殊的情况,改变自己的做人方式?那样多累啊,再说了,说不定我变了,人家也是一样不会帮我,而我不变,人家说不定也会帮我,无所谓了。”

“只要你有本事,那当然都会没事!”钟离缨没好气地说道,而这句话其实只是一句气话而已,他没想到步铮竟然还会接这句话。

“嗯,我有本事,当然不用怕了,反正一切还是要靠自己,靠自己才是最有用的,与其花时间和别人处好关系什么的,不如利用这段时间来修炼,让自己的实力更强,那样的话,别人自然就会像我靠拢。”步铮叉着腰,仰着身体,然后很是嚣张地说道。

当然,他这个语声也就是让他和钟离缨听到而已,其他人也不是说一定听不到,那就是没那么清楚,而就算清楚也无所谓了,他早已经做好准备得罪所有人了。

不,说错了,是早就准备好,可以与所有人为敌!

“懒得理你,好了,我们要进入神武殿了,你可要小心一点,神武殿之中说话可是大家都可以听得到的,你想要说什么就用传音,还有,你别乱走动,也别乱碰东西,神武殿之中据说是机关重重的。”钟离缨不想和步铮说下去,同时也不想让人觉得自己和步铮是认识的,也因此,她这句话用的就是传音了。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你觉得我会做那样的事情吗?”步铮也传音给钟离缨。

“你不是小孩子,但你会做这些事情!”钟离缨很直接地说道。

“话不投机半句多,懒得和你说话了!”步铮对此当然是给于反击,而反击的方式就是不和钟离缨说这个话题了。

过了一会之后,人群开始进入神武殿了,一开始先进入的是一些站在前面的人,步铮不认识他们,也不知道他们的排名情况,但能猜得出来,他们应该都是最前面的。

“才不是,他们并没有在帝国新人榜的排名,他们都是一些最近几年冒出来的杰出新秀,他们虽然不在新人榜排名之中,却有着十分强劲的实力,不会比排名在前面的新人弱。”钟离缨回答着步铮的猜测。

嗯,步铮虽然不和钟离缨继续那个话题,但其他的话题还是在继续,这是因为他现在也没事干,同时也是收集消息。

他其实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在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他用他非同一般的神识,将所有人的对话都收集起来,然后再分析出各自的对话,然后再分析出信息来。

而即便是这样也好,他还能有空余的精力与钟离缨说话,从钟离缨口中可以知道一些更加直接的信息,这些直接的信息是不需要他去分析就已经是答案的信息,当然,这些答案可能需要分析,但至少也少了一步程序。

“本来这一次会邀请那个和你同名的人,但据说他现在闭关之中,要十年之后才出关,十年后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在二十五岁一下,据说他现在是二十三,十年的话,只增加一岁的话,那还是有机会的。”钟离缨在这个时候说道,说起了步铮,当然,她不觉得这个步铮是眼前这个步铮。

“听你的语气,似乎对那个步铮很有好感啊。”步铮有点贱笑着问道,他就是想要别人夸自己,虽然并没有从钟离缨的语气之中听到崇拜之意,但最起码好感度是很高的。

“当然了,他可以一个人建立那么大的势力,并且还能帮步离颜渡过天劫,实在是了不起,而同样都是叫步铮的,为什么一个是天,一个是地。”钟离缨看了看步铮叹气道。

“对,苍天和大地,都是要膜拜的,我们差别是很小的。”步铮很不要脸地说道,不过似乎本来天也是他,地也是他,这样说也无妨。

钟离缨白了步铮一眼,然后就跟着队伍前进,排队进入神武殿,现在她和步铮算是比较末位的,倒数二十名之内!

没错,其他人都在新人榜这五十人的前面,而步铮是新人榜倒数十七名,当然在后面了!(未完待续。)

揭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天津白癜风好的医院
巴彦淖尔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揭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天津白癜风医院